自从从剑世界脱困而出后,宋丁书一直想再进去看一眼,只可惜他的能力有限,于是只得求助与身为城主的于文直和城中势力最大的三大宗门。

    但宋丁书也有私心,他只是请于文直和三大宗门,帮他搜集天荒大峡谷的秘辛和史料,并没有告诉他们,他找这些东西的真实用意!

    直到宋丁书过世,于文直他们才知道剑世界的事。

    知道天荒大峡谷附近有这样一个地方,于文直他们自然也起了心思,于是按照他们提供给宋丁书的消息开始寻找,只可惜,他们当时找到的消息都是捕风捉影,想要证实,何其难!

    一连数年过去,他们始终未能有所收获,直到三年前

    “三年前,我铁血城城主府来了一位前辈老者,那位老者是游历至此地的。他一来到此地,便说我铁血城住着阴兵”于文直缓缓道。

    “那老头儿胡诌的!世界上哪有阴兵这回事!”轩辕昂忍不住道。

    尽管大陆上各地都有过阴兵借道的传说,但却从未有人真正的接触过阴兵,也没人知道,阴兵到底是什么东西,皇室内,也没有任何有关阴兵的记载。

    “少主有所不知,一开始,我等也以为那老头是信口胡诌!可没想到,几个月后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等不得不相信世上真正有阴兵借道这回事”胡剑说着,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按照胡剑所说,那老头儿名叫云方道人,从别处游历到了铁血城。

    原本是在铁血城歇脚前往天荒大峡谷的,没想到一进城,他便看出这铁血城内有数千阴兵驻扎,云方道人着实被吓了一跳,便找到了城主府,想让于文直协助查探阴兵驻扎的原因。

    这种荒诞的事,自然而然的被于文直拒绝,甚至他还将那云方道人给赶了出去。

    云方道人无奈,只得离开,于文直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谁知道,几个月后,云方道人去而复返,让他晚上带人前往铁血城千元山一趟,说是要告诉他有关剑世界的事。

    “你被那老头儿骗了?”轩辕昂饶有兴趣道。

    “没错!那老头骗了我,他消失的几个月,找的是阴兵借道的事!”于文直苦笑一声。

    对于什么所谓的阴兵借道,于文直自然是一百万个不相信,但对于剑世界的事,他当然很热衷,于是连同城中三大宗门一起前往千元山

    于文直自然不愿意把剑世界的事和三大宗门共享,三大宗门也是抱着自私的心态前往的。

    之所以几人会凑到一起,是因为云方道人的缘故,云方道人知道几个人绝对不会一起前来,于是便分别通知他们,等凑到一起的时候,四人已经站在千元山的山脚下了。

    这时,那神秘的云方道人出现,于文直刚想质问他,却不想云方道人对他做了个手势,让他稍安勿躁,接下来,让于文直四人至今都难以忘却的一幕发生了

    从千元山金光洞中,一对对的铠甲士兵齐步而出!

    这些士兵身披铠甲,手持长枪、巨刀等玄兵,列队从金光洞中依次走出来,远远看去,就如远赴战场的军士一般,机械般的动作,充斥着无尽的杀意。

    明明他们走的悄无声息,却让人感觉仿佛千军万马过境一般,地动山摇,让人站立不住!

    于文直几人当时就吓傻了,想要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被云方道人制止。

    而后云方道人便带着他们悄悄的跟在那些阴兵后面

    说到这里,于文直忽然停顿下来,正在兴头上的轩辕昂忍不住道:“那些阴兵去哪儿了?”

    于文直闻言,看了姜天髯一眼,姜天髯面露尴尬之色,道:“我们几个当时跟在阴兵后面走了数里之远,却不想,我实在太过害怕,发出了声响”

    “于是就惊动了那些阴兵?”陆天羽哭笑不得。

    轩辕昂也是没好气道:“你说你堂堂三大宗门的宗主,师级修为,胆子怎么那么小。”

    姜天髯脸色尴尬,于文直倒是主动替他解围道:“其实这也不能怪姜宗主,轩辕少主有所不知,那些阴兵个个古怪异常,我等当时距离他们不过百米之远,却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面孔,无法分辨是人还是魂且,我等虽然跟在阴兵身后,却感觉无时不刻的都在被那些阴兵盯着,仿佛那些阴兵已经发现了我们似的”

    想起当时的事,于文直还有几分惊惧。

    当时那种情况,实际上如果不是姜天髯发出动静,于文直和胡剑、虎六等人迟早也会惊动阴兵的,没办法,当时的压力太大了,那种压力,是直击神魂上的压力。

    当时于文直他们跟在阴兵后面,大气都不敢喘一个,若不是有云方道人在,恐怕他们早就掉头跑了。

    “那后来呢?”陆天羽摇了摇头问道。

    “后来”于文直沉默了片刻道:“后来,我们看到那数千名阴兵齐齐回头,依然看不到他们的脸庞,却能感受到他们充斥着无尽杀意的眼神!云方道人知道闯了祸,于是让我们快速离开,他自己留下来应付那些阴兵三天后,云方道人才回来”

    “三天后?”陆天羽疑惑了一句。

    “没错,三天后!当时我等知道出事了,不知所措,也曾想留下来,但云方道人说我们不是阴兵的对手,让我们赶紧离开”

    眼看着阴兵回头,于文直三人自知闯了大祸,不知所措之下慌忙离开,留下云方道人独自对付那些阴兵,至于云方道人是如何对付的阴兵,他们不知道。

    一直到三天后,云方道人才回来,而此时的云方道人已经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了。

    “所以,云方道人是被你们害死的?”韩芯脸色冷了下来,看向于文直三人的目光中满是鄙夷,其他人没说话,但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三人的做法确实过分了些。

    于文直倒是没有否认,带着几分愧疚道:“我等自知害了云方道人,他亡故后,我等将其葬在了城主府祠堂内,日日供奉!”

    “我三大宗门也各自在门中立了牌位!”胡剑三人连忙道。

    “哼!人都死了,立牌位又有什么有意义!”韩芯呵斥了一句。

    陆天羽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云方道人有没有告诉过你们,他是如何逃脱的?还有那些阴兵的来历去向?”这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

    “云方道人没有说他是如何击退阴兵的,只说那些阴兵短时间内不会在铁血城出现了!至于阴兵的来历和去向”于文直说道:“云方道人说,这些阴兵好像是出自数万年的一个大势力,叫幽冥神殿!”

    “什么?幽冥神殿?”陆天羽顿时惊讶出声。

    “怎么,天羽,你知道这幽冥神殿?”轩辕昂疑惑道,韩非等人也是看向陆天羽。

    陆天羽自然知道幽冥神殿,他第一次听说这个势力的时候还是在古圣废墟。

    不过,陆天羽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而是继续问道:“那这些阴兵去哪里了呢?”

    “天荒大峡谷!”于文直缓缓的吐出五个字。

    这一下,连韩非都有些惊讶了,道:“天荒大峡谷?怎么可能!若那数千阴兵去的地方是天荒大峡谷,不可能不被人发现的!”

    天荒大峡谷不同于其他地方,那里乃是险地困境,去往那里的修士众多,其中更是不乏前辈大能,如果那里出现阴兵,绝对会有修士发现的。

    “三皇子对阴兵了解的不多,不相信也实属正常。我等当时也不相信,但云方道人告诉我等,阴兵非我等修士,他们的行动也不能以常理论三皇子可曾听说过阴司路?”

    于文直问道,韩非摇了摇头,他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阴司路。

    然而,陆天羽却是淡淡道:“传说,阴司路乃是通往幽冥神殿的唯一道路!”

    于文直闻言,讶然的看了陆天羽一眼,道:“没错,云方道人也是这么说的!他说阴司路乃是幽冥神殿从虚无空间开辟出来的道路,找到这条阴司路,便能找到幽冥神殿!”

    “真有这么简单?那怎么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所谓的幽冥神殿呢!”轩辕昂有些不信。

    陆天羽则是道:“大陆有边界,而虚无空间则没有尽头。那是意念的世界,你的意念有多大,便能衍生出多大的世界。所谓的阴司路,其实没有固定的地方,想要找到阴司路,除非意念与开辟此路的人契合才行!”

    “陆前辈竟然知道的这么多?”于文直四人顿时愣住,这些东西他们也不清楚,云方道人只告诉过他们有关阴兵的事,并没有说过幽冥神殿的事。

    韩非几人虽和陆天羽相熟,但从来没听说过所谓的幽冥神殿,自然不理解陆天羽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齐天同好奇道:“所谓的契合是什么意思?”

    “其实很简单,你可以把那阴司路看作一种传承,如果你修炼的战诀与阴司路开辟者的战技相同或相似,修炼到一定程度后,自然能感受到阴司路的存在。”陆天羽解释的并不详尽,毕竟,这些事是他继承了四位帝尊的传承后才感悟出来的,并没有亲身经历过。

    但韩芯却有些明白过来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有人在虚无空间开辟出了一条道路或者世界,这个世界外人进不去,但开辟这个世界之人的传人却能进去?”

    第3357章前往金光洞

    “韩兄,你这弟弟可是比你强多了!”陆天羽笑着调侃了一句,道:“没错,是这个道理!如果你非其传人,就算到了虚无空间,也是不得其门而入!”

    听到陆天羽的话,轩辕昂忽然想到了段天人道:“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就不出那段天人了?他也被关在了虚无世界啊!”

    “理论上是如此,但我已经想好了办法,他的事不用着急!”陆天羽说道。

    而这时,韩芯则是点着头道:“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去过域外星空,走过神君之路的前辈大能,却从未找到神君留下的传承,原来是因为他们不是神君的继承人可是这样的话,又有些矛盾了。只有继承了神君传承的人才能真正走上神君之路,但想要走上神君之路,又必须是神君传承的继承人才行,这”

    韩芯歪着脑袋,怎么想也觉得很是自相矛盾,别说他,连韩非等人都被他绕来绕去绕晕了,陆天羽见状不禁笑道:“你没听明白我的话,不是说非得是亲传弟子!只要你了解神君就足够了,这跟意念有关!比如三皇子若是在虚无空间开辟道路或者建造小世界,你有没有把握找到进去的路呢?”

    韩芯闻言思索了片刻后,豁然开朗道:“还真有!”

    “那不就是了!”陆天羽笑道:“理论上来说,你们皇室的人都有可能找到真正的神君之路,只是修为不够,或者对于神君的了解还不够深!不过这些事以后再说,眼下还是先说说云方道人回来之后的事云方道人告诉你们阴兵去的地方是天荒大峡谷,还告诉你们什么了?”陆天羽看着于文直道。

    “我们曾经问过,阴兵过境,前往天荒大峡谷是不是冲着那剑世界去的,但云方道人说不是。他告诉我们,阴兵去天荒大峡谷只有两个可能,那里有吸引他们的东西,第二个可能便是,那里是阴司路的尽头,他们是从那里离开的!”

    云方道人对于阴兵其实也是一知半解,对于阴兵的行为,也只是猜测,至于真相如何,按照于文直他们的猜测,应该是后者阴兵是从那里离开的。

    因为从那之后,他们便再也没有见过阴兵出现。

    “这么说来,那天荒大峡谷还当真是古怪啊!”韩芯沉吟着说道,原本以为天荒大峡谷不过是杨域帝尊一剑劈山后,才变得异常起来

    没想到,又是地形阵,又是阴兵的恐怕这天荒大峡谷说不得真的隐藏着什么大秘密。

    “我觉得这两种可能都有!”欧阳勋也是思索着道。

    “我怎么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大呢?如果那里不是阴司路的尽头的话,那些阴兵为什么后来没有出现过?”周方齐有不同的意见。

    轩辕昂则是撇了撇嘴道:“就算他们出现,你也看不到啊!”

    这倒是!周方齐不说话了。

    欧阳勋则是道:“阴兵借道总共出现过两次,且都是在天荒大峡谷,第二次之后便没有出现,要么可能真的离开了这里,要么是藏在其他地方,我等看不见罢了。”

    这话说的有道理,那些阴兵最早出现的是数千年前,最近一次出现是数年前,中间数千年的跨度,谁敢保证,他们不会在数千年后再度出现呢?

    当然,也有可能是真的从天荒大峡谷的阴司路离开了也说不定。

    不过,这些都只是猜测,至于具体的情况如何

    几人都下意识的看向陆天羽。

    陆天羽笑了笑道:“你们看我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哪种可能性。”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去齐家了?”姬月柔声道。

    “去,当然要去!”陆天羽没有丝毫犹豫,齐家乃是禁制一道的大家,陆天羽要请教的不仅仅是地形阵,还有万人冢这种阵法,他认识的人中,唯有齐家能在阵道上帮助他。

    齐家非去不可,至于阴兵的事,他想了想道:“暂且不理会那阴兵是离开了还是依然存在。既然阴兵是在这里出现的,那我们就去那千元山金光洞走一遭!”

    “好,老夫带诸位前去!”于文直答应的倒干脆,事实上,他们后来几次去过金光洞,在那里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故而并不担心会出现什么危险。

    “对于,对于那云方道人,你们真的不了解吗?”陆天羽觉得这云方道人有应对阴兵的实力,恐怕最少也应该是一方大能。

    就算他没有向于文直表明真实身份,也应该露出蛛丝马迹才对。

    “没有!”于文直却是摇了摇头,道:“云方道人殒身之后,我等也多方查探他的消息,只可惜,除了知晓他曾在天柱山云岩殿长住过一段时间外,其他的一无所知!”

    “天柱山云岩殿?”韩非惊讶一声看向齐天同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河洛城就有座天柱山,而那座天柱山上就有一座大殿名叫云岩殿?”

    齐天同点了点头道:“我河洛城确实有天柱山,也确实有云岩殿,我也曾去过数次,但从未听说过云方道人此人。而且,我敢肯定,那云岩殿中,并未有于城主说的人!”

    “那莫非是云方道人骗我等?”于文直有些不相信,云方道人应该没理由骗他们?

    “或许说的不是同一个地方!大陆之大,有许多地方名字也是相同的。”韩芯道。

    “有这个可能!但若说天柱山、云岩殿的话,最出名的便是我河洛城内的了!”齐天同说道,见陆天羽面露疑惑之色,便主动解释道:“天羽兄,可知道,河洛城名字的来源?”

    陆天羽摇了摇头道:“不知!”

    “那是我河洛城内有一条万里大江,名为洛河!无尽岁月前,洛河突然一夜之间,河水蒸发,水族皆死,足足七日而不复!河洛城数百万修士,皆无可奈何,而就在这时,从天柱山上,走下一位女修,这位女修用了九九八十一的时间,终于似的洛河恢复原样洛河水恢复后,这位女修再次回到了天柱山”

    “这便是河洛城名字的来源?倒是颇有意义!那这位女修是谁?”陆天羽问道。

    “她自称洛神,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名号。洛神回到天柱山后,便隐匿不见,河洛城修士遍寻不到,但为了感恩她对河洛城的贡献,便建造了云岩殿,塑造了洛神神像!故而,我河洛城的天柱山和云岩殿,在大陆上虽不如各大险地困境那般出名,但也非其他同名之地能比的!”齐天同解释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云方道人真的可能出自云岩殿!”陆天羽沉吟了片刻,看向于文直,于文直主动解释道:“云方道人只说自己出自云岩殿,并未说哪里的云岩殿!”

    陆天羽点了点头,“算了,不管他是出自哪里的,我等先去那金光洞看看再说!”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了千元山,刚要上去,忽然飞海宗五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上前招呼道:“我等见过几位前辈!”

    陆天羽等人已经猜出来那宋丁书的随记和地脉之图是五子故意让铁老怪盗走的,故而,对其并没有什么好感,淡淡道:“你们怎么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方天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在这时,铁老怪又冒了出来,道:“陆小友别误会,是我们让他们来的!”

    “跟踪我们?”陆天羽眉头一皱,脸色阴寒下来。

    铁老怪倒没有否认,只是笑眯眯的解释道:“几位别误会,老夫绝对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几位离开后,老夫又想起了一些事情,想要告知诸位,无奈诸位走的太快,老夫只好请方天几位道友出外寻找。本来是想去城主府打探的,没想到恰好碰到几位往这里来,所以”

    “这么说,你还是跟踪我们咯?”轩辕昂怒道。

    陆天羽却没有追究的意思,淡淡道:“有什么事,你可以在这里说!”

    “几位想去金光洞,查询那阴兵借道的事?”铁老怪缓缓的说出一句话,却让于文直脸色大变,道:“你怎么知道阴兵的事!”

    金光洞有阴兵的事,云方道人只告诉了他们几个,铁老怪又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是不是很意外!”铁老怪一阵得意,道:“其实这件事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你们大概不知道,云方道人被你赶出城主府的那几天是和我在一起!我们一起查探的这金光洞,看到了那数千名的阴兵!”

    于文直闻言顿时露出狐疑之色,这件事他们确实不知道。

    “既然那几日你和云方道人在一起,为后后来不见你出现?”胡剑质问道。

    “哼!因为我和那些阴兵交手受伤了!”铁老怪哼了声,“若非如此,就凭云方道人一个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找到那些阴兵的隐匿之地呢?”

    “这么说来,你知道那些阴兵是从哪里出来的了?”陆天羽问道。

    “那是当然!我今天来,就是要带几位进金光洞,去当初我们发现阴兵的地方。不过,几位若是想见到那些阴兵估计是不可能了。因为那些阴兵早就已经不再金光洞了!”

    于文直他们几个只是在金光洞草草的寻找,而铁老怪却知道阴兵当时具体的藏匿位置,故而,他后来也曾来此寻找过,但却一无所获。4

章节目录

战气凌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ABC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新闻工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新闻工作者并收藏战气凌霄最新章节